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67岁老人植入人工耳蜗,终于听到人间车水马龙

新媒体讯:“连上了,波峰出来了!所有通道正常,人工耳蜗会起作用的。”2023年2月21日12时许,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山东省立医院)手术室里,67岁生西杰的人工耳蜗植入测试一切正常!

生西杰自制的提示牌,出门挂在胸前

  生西杰已经在几乎无声的世界里生活了4年。“重度耳聋带来不便多加包涵谢谢”,这张平时挂在老人胸前的自制提示牌似乎在向我们讲述着这位耳聋老人过去几年的无奈和难过。

  虽然有很多朋友,但是不能交流,不敢见面;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不能独自外出,子女们甚至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虽然儿孙满堂,但是平时听不到他们喊爷爷姥爷,过年听不到他们拜年,过生日听不到他们的祝福……

  在这无比“安静”的世界里,生西杰正在孤独地老去。

  换了四五个助听器还是听不见

  生西杰之前在日照市供销合作社工作,下岗后经营了一家农资商店。因在村里声望比较高,退休后便回到了村委会工作。

  热爱生活的生西杰将自己每天的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早晨先去看望90多岁的老父亲,陪着父亲吃早饭;然后去村委会处理当天的日常事务,跟进项目工程进度、调解邻里关系、协调红白喜事;下午,修整一下菜园,晚上7点看新闻联播……

  生西杰喜欢交朋友,每周都要和朋友们聚会一两次,每年还要和老伴去旅游,已经去过北京、上海、香港等地方。

  没想到,这样美好的生活在2018年改变了。

  2018年年初,在一次体检中,生西杰查出左耳中有一个听神经瘤,家人选择了手术治疗。由于听神经瘤长在听神经上,听神经瘤的摘除必然破坏听神经,手术后,生西杰左侧听力完全丧失。

  “手术前,医生也介绍了后果,但是我们都没料到会这么严重。”生西杰的儿子生安波遗憾地说。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老人听力的衰减并未就此止步。

  半年后,生西杰的老伴发现,生西杰平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但他对家人的说话却时常没有反应。他们带老人去医院检查后发现,生西杰的右耳也出现了听力障碍。

  无奈之下,家人为生西杰配了助听器,但是不久后,生西杰发现戴了助听器还是听不清,于是调大助听器的音量,可即便是音量调到最大,老人还是听不到。没办法,家人又为生西杰换了一款更贵的助听器。

  就这样,生西杰的助听器不停地升级换代,从几百元一只到1.6万元一只,但依然听不清。“三年来,用了四五个助听器。2022年初之后,父亲干脆什么也不戴了。”生安波说。

  “我们带着父亲四处求医,医生建议佩戴人工耳蜗,但是距离上次手术时间有点短,还不是最理想的手术时间,我们只能等。”生安波说。

  在“安静”的世界里孤独老去

  “爷爷(姥爷)过年好!”“爸爸过年好!”今年大年三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儿孙们给生西杰拜年,全家人笑容满面,纷纷举起酒杯准备干杯,唯独生西杰面无表情,呆滞地坐着……

  “铃铃铃”,住在青岛的亲人邀请视频通话,生西杰瞟了一眼,然后略带遗憾地把电话交给老伴,自己悄悄走到阳台上,在一旁看着一家人开心地聊天。

  听力的丧失拉低了生活质量,也加速了老人的衰老。

  全家人都理解和尊重生西杰,桌子上总要放一个本和一支笔,方便把要说的话写在纸上。

  家里的电视机这些年几乎没有打开过,手机成了生西杰获取消息的工具。生西杰也辞去了村委会的工作,平时很少出门。他还做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重度耳聋带来不便多加包涵谢谢”,出门时挂在胸前,省得和外人解释了。

  因为听不到,生西杰基本告别朋友间的聚会。别说旅游了,三年来,生西杰连日照市都没出过。“我妈妈老家是青岛的,舅舅、姨妈都在青岛,虽然日照和青岛距离不远,但是爸爸听不到后,感觉坐在一起不能和大家说话很尴尬,他们已经3年没回去了。”生安波说。

  父亲的变化,生安波和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中。2022年11月,生安波联系到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山东省立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于淑东经过综合评估认为,生西杰可以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得知这个消息,生西杰第一时间收拾好行李,随时准备出发。

  对于声音的渴望,从未如此强烈。

  等听力恢复后,第一件事是去青岛探亲

  2月21日上午7点多,生西杰被推进手术室,准备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医生在显微镜的辅助下进行手术

  “生西杰的家属请到家属谈话间。”手术前的“召唤”让在手术室外等候的生安波吓出一身冷汗。原来,手术前麻醉医生需要再次评估生西杰的身体状况,但他无法交流,麻醉医生只能向家属询问。

  排除禁忌症后,手术如期进行。

  在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中,医生要在显微镜下操作。于淑东有条不紊地测量、做切口、磨出安放植入体骨床,开放面隐窝、刺破圆窗、植入体安放骨床内、电极植入鼓阶……

  手术中,于淑东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病人的颈静脉球疝入到中鼓室。这个颈静脉球不仅阻挡通气,而且位置恰好挤占了在植入耳蜗的位置。

  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于淑东一点一点地将颈静脉球移至安全位置。原本预计只需1个多小时的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最后耗时3个多小时。

生西杰的人工耳蜗植入测试一切正常

  “连上了,波峰出来了!”12时许,生西杰的人工耳蜗植入手术顺利完成。“植入人工耳蜗的电极后,要进行波峰测试,波峰代表电刺激,所有物理通道反馈正常,说明人工耳蜗会起作用的。”于淑东说,只需要等待一个月,待伤口愈合,生西杰就能迎来人工耳蜗的开机测试。开机以后,他就能听到亲朋好友的呼唤声,重拾快乐的生活。

  “等听力恢复后,第一件事就是回青岛探亲。后面还要继续旅游,看遍祖国大好河山。”生西杰曾无数次和家人说过的愿望也能实现了。

新媒体编辑整理


编辑:
返回顶部